波波中文 > 穿越小说 > 东晋北府一丘八 > 正文 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 熊熊烈火焚残躯

正文 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 熊熊烈火焚残躯

    徐赤特的心底里腾起一股极至的恐惧,仿佛是一股寒冰,把他定在了当地,他身经百战,杀人无数,但这种白日见鬼的情况,还是第一次出现,这让他几乎无法行动了,眼睁睁地看着那散布着腥气的指甲,离自己的眼睛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而那腥臭的味道,直钻徐赤特的鼻子里,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,仿佛这股子腐烂的,来自地狱的,充满了死亡的味道有什么魔力,把徐赤特都生生定在了原地,明明是利刃在手,却是根本无法挥动一下,两脚也粘在了地上似的,不能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徐赤特闭上了眼睛,他已经失去了抵抗,甚至是逃跑的勇气,满脑子只剩下了一件事,早点解脱吧,不要再面对这可怕的怪物!

    一阵劲风从徐赤特的耳边闪过,伴随着一股大力,击在了他的胸口,他只感觉到整个人腾空而起,飞向了后方,他在空中睁开了眼睛,只见刘裕那魁梧的身形,从自己的身边闪过,而斩龙刀的锋刃,如同雪亮的闪电,迅速地划过了对面的那个络腮胡子的脖颈,他的脖子上喷出了一股黑血,如同那中药的药汁一样,腥臭难闻,洒得这方圆十步之内,到处都是,而那个了无生气的脑袋,被这黑血所喷顶,直上半空,再重重地落到了地上,两只白花花的眼睛,仍然死死地盯着自己,甚至嘴角勾了勾,露出了诡异一笑。

    可是这具尸身,即使是头断了,身子仍然没有停下,本来向前伸直的,那指甲如黑色匕首般的手,突然迅速地向右一扫,指风划过,虎虎生风,仿佛是五把利刃横扫,这一下,徐赤特终于想象得到,刚才自己背上挨的那一下,究竟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刘裕猛地一个旋身,闪在了一边,那五指黑爪,从他的右肋之下不到五寸的地方划过,甚至可以看到有几片精钢甲叶,被这爪风横扫之力,给震了下来,没有击中刘裕的这具无头尸身,就这样在原地漠无目的地左右乱抓,甚至左手如电般地伸出,直接插进了在后面慢慢靠近的那具行走妇人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群爆发出了一阵惊呼之声,这两具如僵尸一般的怪物,就这样对着对方的残躯,你一爪我一掌地互相攻击起来,黑色的,腥臭的汁液从它们的身上体内不断地流出,染得这地上都一片黑色,甚至超过了那些抹于地上的淤泥之恶臭,几只蚯蚓吃力地从河泥里钻出,刚一露头,就给这些黑色的汁液所淋到,顿时就肉烂皮翻,化为一滩血水。

    刘裕的眉头紧锁,看着这两个怪物在这样互掐,终于,当两具残躯都给撕得不成形状,内脏与腐肉流得满地都是之后,两具躯体终于无力地倒下,而手还在对方的胸腔和腹腔里又抓又抠。

    刘裕摇了摇头,捡起了地上落下的一个火把,那是刚才点起这道地垄沟所用的,几个军士终于反应了过来,摸出身边放着的几罐火油和硫黄包,泼向了地上的残躯,刘裕把火把扔了上去,只见一团火焰冲天而起,这两具腐烂的身体,还在火焰中翻滚,挣扎,甚至还吃力地想要站起来,终归是因为受损太重,还是趴了下去,最后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四周已经在各处站起了数百个这样的怪物,庾悦的惨叫声和惊呼声传进了刘裕的耳中,伴随着他一路奔来,惊魂未定的表情:“大,大帅,不好了,这些,这些妖物是什么?!”

    刘裕沉声道:“大家不要慌乱,这些是妖贼用药物制造出来的长生人,又叫鬼兵,他们已经是死人了,但受了邪药的控制,可以起来继续杀人,它们的血有毒,身躯如同钢铁,非利刃不得入,如果没有宿铁刀或者是精钢槊尖,不要去攻击它们!”

    庾悦哭丧着脸,指着周围那些如同僵尸般行走的长生人,说道:“那,那难道拿这些怪物没有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刘裕一咬牙,向前两步,拿过一个军士手中,那槊尖银光闪闪的长槊,正是精钢槊尖,他看准了左边十余步外,一个正在张牙舞爪的长生人,用力一掷,这一槊穿背透心,把这怪物整个钉在了地上,它的两只魔爪在拼命地挥舞着,想要去够身上的那把槊,却是怎么也够不到。

    一边的军士们发出一阵欢呼,如法泡制,往这长生人的身上扔起引火之物,然后,十余根火箭就射向了它的身躯,很快,在腾起的火光中,这具躯体就慢慢地停止了扭动。

    刘裕大声道:“看到没有,跟这怪物保持十步以上的距离,想办法把它钉在地上,或者上去砍掉脑袋,这样可以阻止怪物,再加以焚烧,就可消灭,不要给他们的毒血或者是黑爪抓到,那些都有剧毒,只要中了,小命不保。”

    而在远处,沈田子正指挥着几十名吴地轻兵,去围攻三个行走的长生人,十余名剑士轮番上前,或跳跃攻击,或滚地削砍这些怪物的下盘,但是之前已经战斗过很久,锋刃多卷的刀剑,却是难以刺入这些怪物那坚硬,如同钢铁般的残躯,甚至砍其双腿的三把长剑,有两把都从中间崩了刃,生生折断。

    一个剑士直冲上前,一剑刺出,直接刺进了当面一个黄发长生人的前胸,他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,正要欢呼,却只见对面的这个怪物毫不为意,似乎这一剑根本就不是刺在他身上一样,一手抓住了这个剑士握剑的左手,而它的左爪闪电般地探出,五爪直伸,不偏不倚,一下子插进了这个剑士的胸膛。

    杀人不眨眼的吴地剑士们,个个给这一变故吓得魂不附体,他们虽然很多都参加了孙恩之乱,但长生人这种可怕的东西,还是第一次在战场上见到,只见这个黄发的长生人眼中突然泛起一道黑手,黑爪一搅一撕,右手也是猛地一发力,这个剑士持剑的右腕,就跟一段枯枝一样,给生生拧下,断腕带着长剑,还插在这长生怪物的胸口。
UC8体育